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唐山海衍生(微玄幻)爱情小说完整版第二部份

2017-11-13 11:02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第十一章

屋里的景象让唐山海和陈深都呆住了!

但是只呆愣了一秒,陈深就立刻扑了进去,唐山海也忘记了自己魂魄的身份,跟着扑进了屋里。

徐碧城自杀了!

是的,徐碧城割开了自己的手腕,自杀了!

她的右手紧紧握着一把小刀,那是陈深给她防身用的,徐碧城不太会开枪,如果真的给她一把枪的话,徐碧城遇到紧急情况有可能会走火伤到自己,于是陈深给了她一把刀,一把小小地精致的匕首。

陈深万万也没有想到,徐碧城会用它来自杀。

此刻的陈深无比后悔,他抱起徐碧城娇小的身体,右手死死卡住那不停流血的手腕上部,焦急地对空气中的唐山海喊:“你能拿到抽屉里的药箱吗?”

他不确定唐山海是否可以帮上忙。

“我可以,在哪里?”身边传来了唐山海同样焦急的声音。

“在那边柜子第二个抽屉里,纱布也在。”陈深赶紧用手一指房间里唯一的柜子。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纱布和小药箱漂浮着向他递过来。

来不及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陈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徐碧城受伤的手腕上。

但是他一个人抱着徐碧城,又要腾出手来替她包扎,实在是有些困难。

“陈深,我来替碧城包扎,你捏紧她的手腕,不要让她再流血了。”唐山海在边上嘱咐。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陈深只好放手让唐山海来做,不过他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担心,所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唐山海的行动。

“把碧城的手抬高一点。”唐山海命令着。

立刻,徐碧城的手腕就抬到了适宜的高度,唐山海有点惊讶陈深是如何做得如此精准的。

陈深又看不见他,不过,转念一想,唐山海就明白了,是他手里的纱布和药瓶给了陈深准确的目标。

止血,上药,缠纱布一气呵成,唐山海很快就包扎好了爱人的手腕,并从陈深手里接过徐碧城昏迷的身体。

等一切妥当,两个人安下心来,陈深走过去关上了房门。

他倾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人发现他们,于是陈深回过身来,坐到了门边的一张小椅子上,这里的位置方便他随时监视外面的风吹草动。

眼光看向屋子里面,唐山海已经抱着徐碧城坐到了床沿上,因为看不见唐山海,所以徐碧城的身子就像是漂浮在床沿边上一样。

陈深甚至觉得她随时有可能摔下来。

摇了摇头,为自己这种想法感到无奈,陈深开口问出了他的疑问:

“山海,魂魄可以触碰到阳间的东西和人类吗?”

“不是的,”唐山海回答:“只有特定的凡间魂才可以。我一开始是吃了小男给我的火照花根变成的凡间魂,那时的我还不能随意碰触阳间的东西。但是可以拥抱亲人或者爱人,碰触到他们。”

“后来,冥界给了我一次试炼,两个巨大的怪物差一点就毁了小男给我的凡间魂躯体,最终我依靠三途河下面的恶灵杀了那两个怪物,才得以幸免。”

“这次试炼之后,我就等于是冥界的初级驱魔灵了,虽然还没有什么能力,但是凡间魂算是固定了,也可以随意碰触阳间的东西和人,只是他们碰不到我也看不到我。”

“我现在的目地是要争取回到阳间和碧城团聚,但同时也要完成冥界交给我的任务。”

“是什么?”陈深问,他有些惊愕,从没有想过真的会有阴阳界之分。

“就是发现恶灵,并把它们从人类身边驱走。在阳间,其实存在着很多的驱魔灵,一些不愿意进入冥界的灵魂就会变成恶灵,有的甚至会伤害人类。”

“驱魔灵的职责就是发现并消灭那些不遵守法则的恶灵。”

“那么你回转的代价是什么?”

“……此生过后,生生世世为冥界服务,作为一个驱魔灵,放弃转世和投胎的权力。”

“……”陈深沉默了,他没想到唐山海居然会为碧城做到如此地步。

“陈深,谢谢你愿意帮我。”

唐山海真诚地向陈深表示感谢,这个人,无论如何,都已经是他的知己了。

“没有什么可以感谢的,我只是为了碧城能够快乐。她太单纯了,就像一张白纸一样,无论如何,我都不希望她被这个时代所玷污。”

“我也一样……”唐山海愕然回应。

“我以后还会接受冥界更多的试炼,每通过一次试炼,我的凡间魂能力都会有所增加,当然,回到人间以后,冥界会收回我作为驱魔灵的力量,等我再次死亡的时候再还给我。”

“我现在的驱魔灵身份等于是已经在那边登记入册了。”唐山海一五一十告诉陈深所有,以陈深的口风,他绝不会传扬出去的。

“我懂了,这也是小男为什么要我来帮你的原因。”陈深点点头说:“你的能力还不足够,小男怕你被恶灵伤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凡间魂。”

“你看得到恶灵,我用特制的炸弹驱赶它们,我们两个又可以一起战斗,一举两得,小男真是聪明。”

“对,没有她,我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唐山海的言语中充满了对李小男(火照花灵)的感激。

“那么,我先走了,我还要回行动处监视着毕忠良,你在这里安心照顾碧城,我会随时和你联系的。那边柜子最下面有三个我平时用的小炸弹,里面都塞了火照花的花瓣,有情况你可以先用。”

“好,谢谢你,陈深!”

目送陈深走出小屋,唐山海总算可以松懈下来。

他都习惯了紧绷地状态,只要有人,不管是敌是友,唐山海都没有办法放松下来。

‘以后在陈深和碧城面前,我真的得好好改改这个毛病了。’唐山海自嘲式地想着,眼眸回到心爱的女人身上。

第十二章

徐碧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醒来的,她只感觉醒来的时候手疼得好像断掉一样。

这种疼痛有着唤醒理智的作用,徐碧城马上意识到自己又做了傻事。

斜靠在小床的边缘,她抬起包着白纱布的左手,有些迟钝地看着已经不再渗血的伤口位置。‘是谁救了我呢?应该是陈深吧!’心里想着,徐碧城没有太在意。‘现在该怎么办呢?’

她很茫然,以前都是唐山海在告诉她应该怎么做,可是现在,主心骨没有了,她觉得清醒反而是一件麻烦的事情,陈深到底为什么要救自己呢?

死了不就好了!山海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归根结底都是自己的无能,这么无能的人要怎么活下去啊!徐碧城自嘲地想。

手腕的疼痛一点都没有减缓,但徐碧城现在不会在乎,她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受到的惩罚。

想着想着,徐碧城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她想起了自己以前好不容易学会的一项技能,也许现在可以派上用场。

‘既然死不了,那就起来做点事吧。’徐碧城心里想,她在酝酿一个新的主意。

这回,徐碧城不想连累任何人,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去干,‘生死由命吧!反正山海也不在了!’

忍住疼痛,坐到简陋的饭桌前面,徐碧城想着自己动手之前该准备些什么东西。

“嗯~要弄一点火药,不能让陈深知道,然后么,再去药店一趟,不知道陈深什么时候回来,得瞒着他……”

徐碧城不知不觉地脱口说了出来,殊不知唐山海就站在她的身边,把她的这些话都听了去。

唐山海一时还不能猜到徐碧城想干什么,但是,光听到火药这两个字,唐山海就意识到碧城又要不听话了。

而且这回,徐碧城可能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样的话,她就得搭进自己的命了。

唐山海紧紧盯着徐碧城,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希望能从中看出一点端倪来。

徐碧城总是很好揣测的,但唐山海发现这次不同了,徐碧城一直坐在饭桌前一动不动,脸上也没有以前那种直白的表情。

他突然意识到,碧城正在改变,她越来越像一个特工的样子了。

唐山海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刚刚他和陈深还说到徐碧城像一张白纸,现在这张白纸就突然开始有颜色了。

‘火药、火药…’唐山海思考着,‘碧城不会是想要做炸弹吧?!’但是徐碧城会做炸弹吗?唐山海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陈深也没有提起过。

‘碧城连枪都开不好,会做炸药吗?而且她还说要去药店,到底在想什么呢?’

唐山海不能主动让碧城发现自己,所以他只能跟着并了解徐碧城的一举一动。

唐山海没有想错,徐碧城确实在酝酿一件大事,那就是为唐山海报仇,杀了毕忠良。

至于为什么不是苏三省,徐碧城又不是傻瓜,杀了苏三省有什么用,幕后主使是毕忠良,而且,如果能干掉毕忠良的话,陈深不也可以安全了吗?

徐碧城确实会做炸弹,但是她只会做一种最最简单的小炸弹,没有什么杀伤力,所以徐碧城以前想出来在她的小炸弹的壳子内侧抹上毒药,这样的话,只要目标被弹片伤到,不管是哪里,都会没命。

她从没有告诉过唐山海,不是不信任唐山海,而是觉得不可能会派上用场的。

现在,到了真正要用的时候了,徐碧城想,自己得好好干,真的杀了毕忠良,到了阴间,她也有理由在唐山海面前抬头挺胸了,谁让他一直嫌弃自己的业务素质呢?

可爱的姑娘此刻一点也不害怕死亡了,反而现在死亡让她觉得幸福,因为可以去和山海炫耀啊!

夜晚的天空阴沉沉地,没有一丝星辰,唐山海持续守在徐碧城的身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她做什么出格的事。

而徐碧城也正在通宵思考她的计划和第二天要瞒着陈深干的事。

幸亏有唐山海在身边,这次徐碧城将要做的事之后会轰动整个汪伪行动处,要不是唐山海一直跟随,随时联络陈深,恐怕她搭进去一百条命都不够。

第十三章

暂且先不管以后的事,唐山海和徐碧城都无法预料以后怎么样,他们目前的情况就已经很糟糕了。

唐山海一边盯着徐碧城的一举一动,一边也没有忘记思考火照花灵告诉他的要注意搜集爱意的事。

就在徐碧城和唐山海的凡间魂都全神贯注思考的时候,房门的缝隙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漏了进来,一丝丝的,细到几乎看不见的像水流又像沙子一样的东西。

从房门的缝隙中间向地面流淌,慢慢地窗户的缝隙中也有这样的东西往屋子里进入。

它们与夜色极其接近,不凑近看根本没有办法注意到,而且,漏到地上的时候一点声音也没有,就像猫的脚爪踩到地上一样。

在不知不觉中,唐山海眼眸四周金色的光晕在变得浓重,开始覆盖他黑色的瞳孔。这种变化甚至唐山海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他太专注于徐碧城的事情了。

火照花灵早就说过,唐山海如果不能放下徐碧城让她独立完成任务,还是要一味地替她扛起一切的话,早晚会连凡间魂也一起搭进去。

这不是信口胡言,可是唐山海却没有重视,也注定了他必然为此九死一生的命运。我们只能希望徐碧城可以迅速成长来挽回一切。

门缝和窗缝里的‘细线’很快就漏完了,它们开始在地面上移动并汇合。

此刻,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徐碧城思考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她喜欢把手指无意识地搅在一起,并盯着自己的双手想事情。

就在视线再次落到沾血的手腕纱布上的时候,徐碧城越看越不对劲。

‘不对,这不是陈深包扎的方法!’

抬起自己的手腕,徐碧城把它对着灯光仔细看,伤口的疼痛此刻好像不存在了,徐碧城的注意力集中得可怕。

纱布上系的结很奇怪,不是那种很专业的护士的手法,陈深因为和毕忠良的夫人学过,所以结系得很专业,但是这个结……

徐碧城想起自己有一次不小心逃跑的时候被刮伤了,包扎伤口的纱布就是系的这种结。

‘当时是谁给我包扎的呢?’徐碧城想着。

很快,她就想起来了,是唐山海,是她的唐山海。

这个回忆一从脑海中跳出来,徐碧城就马上兴奋得不能自己,她总是希望奇迹可以出现,就算是到了现在,依然如此。

她并没有亲眼看到唐山海死亡,只是陈深传回来的讯息和行动处的昭告。

‘难不成……陈深他救下了山海?’越想徐碧城就越按耐不住,她是多么希望奇迹能够眷顾啊!

但是,只兴奋了一会儿,徐碧城的眸光又暗淡了下来。

‘怎么可能,自从山海被抓之后,陈深不止一次援救过,都失败了……’

‘也许是陈深模仿山海的样子给自己包扎的,他可能想让自己再次提起希望来吧!’

在心中感激过陈深之后,徐碧城又不明所以地生出了一股怒气,她动手解起了纱布上的结,嘴里喃喃出声:

“我才不要,不是山海给我的,我才不要呢!……山海,你要在,你要活着,为什么不来见我?!是不是伤得太重?那样也至少让我去照顾你啊!”

“总是这样不声不响地自己承担一切,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的,我一直都有担心你,你给我玫瑰却不说爱你,傻瓜,我都等着呢!你却不说!”

随着抱怨的话语,徐碧城把撕掉的纱布扔到地上,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腕发呆。

唐山海听着,看着,无限悲伤与感慨,自己终于得到了,却不能靠近也不能说,个中滋味让人酸楚不已。

唐山海撇过头去,看向地面……

突然——

他不顾一切地扑向碧城身后,用力将她掀到椅子下面,压在自己的身下。

徐碧城根本没有心理准备,吓得大声惊叫,被唐山海一把捂住嘴巴。唐山海不能说话,他现在的行动已经等于是在故意引起徐碧城的注意了。

但是他没有别的办法,因为徐碧城扔在地上带血的纱布已经被浓浓的恶灵之气包围了,恶灵们闻到了血和凡间魂的味道,聚集到了这间屋子里。

陈深现在不在,一切只能依靠唐山海自己,不能提醒徐碧城,他就只能抱着碧城的身体和那些丑陋的恶灵兜圈子。

‘先要想办法保证碧城的安全,再赶走它们。’唐山海思索着。

他的眼眸看向不远处衣柜的下方,那里的空间很大,应该可以安置下娇小的碧城,所以唐山海绕着圈子把徐碧城往衣柜那边带。

而不明所以的徐碧城以为是撞鬼了,拼命在唐山海的怀里挣扎,这加大了唐山海行动的难度。

徐碧城感受不到唐山海的碰触,所以她现在的感觉就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被空气抛来抛去。

第十四章

暗淡几乎无色的恶灵之气凝结在一起,形成一团云雾一样的东西,紧追着唐山海,它们似乎也感受到了小衣柜里面传出来的火照地狱的淡淡味道,故意左冲右突,就是不让唐山海接近衣柜。

衣柜里放的是陈深留下来的带有火照花瓣的三枚小炸弹,也是唐山海现在唯一可以对付恶灵的武器。所以唐山海必须拿到才行。

他一边与恶灵周旋,保护碧城,一边迅速思考着可以接近衣柜的办法。

突然,唐山海似乎是耗尽了力气一般抱着徐碧城猛地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恶灵团雾,一声沉闷地声音,唐山海感觉自己好像撞到了棉花上一样。

唐山海与恶灵相撞的位置很特殊,就在十分贴近衣柜门的地方。当时唐山海抱着徐碧城直直向衣柜方向飞去,完全没有停下或者转弯的意思。

撞击分散了恶灵的注意力,它们以为难得的凡间魂到手了,还能捎带一个人类灵魂,正忙着用雾气包裹唐山海的身体,却没有注意到唐山海左手的行动。

虽然左手不是那么灵活,但是打开柜子门还是绰绰有余的,况且距离也够。

唐山海任由恶灵包裹他的身体,把徐碧城紧紧锁在怀里,此时的徐碧城也停止了挣扎,她也开始意识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左手迅速用力打开小衣柜破旧的木门,唐山海记得陈深说过的炸弹位置,因为距离近,稍微摸了一下,第一颗小炸弹就抓到了手里。

‘那就尝尝这个吧!’

想法和行动几乎同时到达,唐山海用足力气把徐碧城抛向不远处的床铺,等徐碧城离开足够多的距离,唐山海立刻启动了炸弹——

“轰!”地一声巨响,炸弹在不同的魂魄之间爆裂开来,气浪把衣柜的门也给掀了下来,裂成了几块。

徐碧城本能地抱住头,身子几乎缩进了床铺的最里端,但还是头脑嗡嗡作响,耳朵被爆炸的声音差点震聋。

幸好,陈深在往炸弹里面放火照花瓣的时候考虑到其实用性,刻意拿掉了一部分火药,不然不要说会伤到徐碧城,连这间破旧的屋子都有可能保不住。

唐山海自然也考虑到这一点,他的特工素质怎么可能输给陈深呢?拿出炸弹的时候,唐山海就马上掂量出了里面火药的分量,估算过可能的爆炸范围,才会这么大胆地启动炸弹。

再加上成为特定凡间魂之后,唐山海的力气也大了很多,这也有可能是干掉那两个怪物得到的奖励。

反正,唐山海稳稳地把徐碧城抛到了床铺上,并且没有让她被炸伤。

自己的话,炸弹既然伤不到恶灵,那自然也炸不伤唐山海的凡间魂。这一点唐山海自然可以猜得到。

气浪瞬间掀起浓重的地狱味道,火照花瓣中存在着对地狱无尽的向往,因为它是唯一主动留在地狱里的花朵,除了作为地狱使者的驱魔使,任何流连于凡间的魂魄都受不了这种味道。

恶灵组成的雾气立刻做鸟兽散去,一丝丝向四面八方逃逸,立时门缝,窗缝又成了它们逃离的工具,不一会儿,房间里就清静了。

唐山海来不及直起身体,立刻飞到床边去查看徐碧城的情况。

他知道这样一来,这个屋子很快就会被毕忠良的人发现,如果徐碧城没事,他就要马上去通知陈深换地方了。

仔细看了看徐碧城全身,确定没有大的伤害,唐山海迅速回转身体想要离开……

“山海,是你吗?”

突然之间的一句问话让唐山海呆愣在了原地,他没有办法回答,也非常惊讶。

“山海,是你的话就回答我,求你了!”

徐碧城的手向唐山海的方向伸过来,漂亮的眼眸也直盯着唐山海所在的位置,唐山海几乎以为她可以看见自己了。

纤纤素指从唐山海大手间穿过,她什么也没有抓到,但是,徐碧城却不肯收回手,依然倔强的把手伸在虚无当中。

“刚才有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和你生前一样的温暖,山海,是不是你回来看我了,刚才一定是你在保护我,对不对?”

徐碧城急切地想要知道答案,但是又理不出个所以然来,因此她只能不断询问。

而床前的唐山海更加难办,今天的事应该已经算是自己主动吸引了徐碧城的注意力,不知道冥界会怎么想。

如果现在自己再开口说话,那么,就真的要触犯禁忌了。

所以唐山海强迫自己沉默着,忽略徐碧城的苦苦哀求和泪水。

咬咬牙,唐山海头也不回地飞出了屋子,他不需要开门,魂魄有穿墙的能力。

在唐山海没有看到的背后,绝望地徐碧城扑倒在床铺上泪如雨下,她不像陈深,以前没有任何鬼神之念。

刚才的事徐碧城相信唐山海确实是回来过了,她以为唐山海是在怨恨她的无能,所以才不愿意同她讲话,这也更加坚定了徐碧城要为唐山海报仇的决心。

无意地误会,可能会造成恶劣的结果,但是,误会产生之前,谁也预料不到不是吗?

第十五章

徐碧城一人独自神伤,唐山海没有时间再去顾及她的心情了,如果不尽快找到陈深安排碧城的去处,那么徐碧城就会非常危险。

炸弹的爆炸已经引来了附近的居民,人们东张西望窃窃私语。唐山海一路急行,向陈深居住的地方而去。

很快,他就进入了陈深家所在的街区,抬头一看,陈深的屋门紧闭,窗户里一丝灯光也没有。

唐山海的心里咯噔一下,看来陈深在家的几率很小了。进入门内扫视一圈,果然陈深不在。

不敢太过于耽搁,唐山海迅速思考着陈深会去哪里。

‘他临走的时候说…要去监视毕忠良,对!行动处!’

想法还未落幕,唐山海就飞身离开了陈深的小屋,向行动处方向而去。

此刻,在行动处里,陈深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思考着,他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有看见毕忠良。

根据毕忠良白天的表现,陈深估计他十有八九会派人盯着自己,而本人一定会留守在行动处里面等待消息。

第一,毕忠良不可能把行动处的事情带回家里处理,因为他从不想让刘兰芝担心。

第二,现在正是风口浪尖的时候,行动处接连查出内奸,唐山海和徐碧城一个死了,一个跑了,麻雀的调查又没有任何进展。毕忠良最烦恼的就是如何同日本人交代,李默群老奸巨猾,一定会在背后捅他一刀。

所以毕忠良必须尽快查出徐碧城的下落和麻雀的行踪,以保全自己在汪伪的地位。

以上两点让陈深确定毕忠良一定没有回家,留在了行动处里面。

但是,从来不会估计错误的陈深这次居然错了,连陈深自己也很惊讶,所以回到行动处之后,陈深就一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思考。

就在他完全没有头绪的时候,唐山海的声音突然之间传到了耳朵里。

“陈深,快,碧城有危险!”

“什么?!”陈深一下子看向声音传来的位置,嘴里脱口而出。

陈深有很强的适应能力,他已经知道如何掌握唐山海的位置了。所以他能够很快地与唐山海互动。

“碧城所在的那个地方毕忠良不可能找得到的。”

“总之你快跟我走,我路上告诉你怎么回事!”唐山海催促着疑惑不已的陈深。

知道如果没有紧急事件,唐山海不会这么着急,所以陈深马上披上外套就和唐山海一起冲出了行动处的大门。

一路上,因为受到唐山海情绪的影响,陈深把车开得风驰电掣,耳边听着唐山海的陈述,陈深越听越不对劲。

“当时恶灵已经到了碧城的脚边,我来不及思考,只能先扑倒碧城以免她受到伤害。那些恶灵也是有思考能力的,它们闻到了衣柜里火照花瓣的味道,疯狂地想阻止我靠近衣柜。”

“后来我没有办法,只能抱着碧城和它们直接冲撞,总算拿到了炸弹,在恶灵欺上碧城身体之前,我把她抛出了危险范围,幸亏你减少了炸弹里的火药,碧城和我才算逃过一劫。”

“但是,这样一来,碧城的行踪就等于是暴露了,你要尽快想办法给碧城另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就在唐山海火急火燎向陈深叙述的时候,陈深突然抛出了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话:

“今天毕忠良不在行动处里值班。”

“……你是说……”唐山海的脸色开始突变。

“他亲自跟踪了我,有可能现在毕忠良已经在碧城的屋门前了。”陈深说出了他的担忧,但这只是担忧,他不能确定,也不希望是事实。

唐山海愣住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碧城凶多吉少。

两个人很快到了接近徐碧城所住地方的转弯口,唐山海拦住想要下车的陈深,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去看毕忠良在不在,如果在,我们随机应变。”

“好。”陈深没有争辩,他知道这是唐山海在保护他,自己贸然冲出去的话只能有害无益。

坐在汽车里,陈深等待着唐山海的信息。

不用有什么顾及,唐山海透明的凡间魂直接进入徐碧城门前的小院,一眼就看到一抹挺拔的人影站立在小院的中间。

向后梳的头发十分整齐,如同它的主人一样那么按部就班,心思缜密。

而这一抹人影却让唐山海的心瞬间降到了冰点——

第十六章

站在小院里的不是毕忠良,而是苏三省。

今天他把平时垂在眼前的刘海全部梳到了脑后,看上去有些奇怪。

苏三省呆呆地站在徐碧城的屋门前,屋子里传出刻意压抑着的哭泣声,这声音听上去有些像李小男临终时的啜泣。

女人的声音,尤其是哭声,不仔细分辨的话,许多都是有相似之处的。

苏三省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听着、想着,完全没有料到唐山海已经来到身后。

唐山海本来想袭击苏三省,打晕他再说,反正他也看不见自己。

就在唐山海将要动手的时候,一抹红色的影子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并抓住了唐山海伸出的手。

“山海,他没有要想伤害碧城,他只是在思念我。”

是火照花灵凄凄的声音,包含着无法言喻的复杂情感。

唐山海知道,李小男生前不爱苏三省,但是,苏三省的爱情也的的确确打动过她。

收回右手,唐山海侧目看着火照花灵说:“他会把这件事告诉毕忠良的。就算他不动手,毕忠良也会很快来抓人。”

“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唯一的姐姐死了,我也死了,他绝望了。”

“以前,苏三省之所以投靠行动处,不仅是为了扬眉吐气,也是为了让他的姐姐过上好日子。”

“只是他选择的道路错了,错得离谱,所以才会众叛亲离。”

说到这里,李小男的眼里闪出了泪光,她是有眼泪的,因为她不是魂魄,是花精灵。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苏三省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眼光在小院四周扫视了一圈。

什么也没有,苏三省显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如同被抛弃的猎狗一样。再次把目光转回面前的屋门。

唐山海第一次看见他如此的表情,竟然有了一些侧影之心。这个残忍杀害自己的汉奸,原来内心还有如此之多的伤痛。

人在乱世,身不由己,唐山海莫名地想起这句话。

“你是不想让我杀他吧,但是我也不能让他走出这个小院,毕竟碧城还没有安全转移的地方。”

“唉!”火照花灵重重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小地粉色团状物,递给唐山海,“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唐山海问,眼前的东西和刚才恶灵的形态一模一样,只是颜色不同大小不同而已。

“这是你的爱意啊,我不是说过要你去寻找爱意的吗?”

“可是,我不明白怎么找。”

“是你的回忆,我让你到和碧城一起呆过的所有地方去走一走,不是为了让你胡乱去找,而是要唤起你完整的回忆。”

“你们的爱意都在那些回忆里,你记起的过去越多,爱意就越多,然后你在把躲藏在暗处的爱意找出来,携带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徐碧城对你的感应也会变得强烈,你们就有希望尽快团聚了。”

“我的回忆,对了,你手心里的那个就是爱意吧。”

“是的,但不完全对,这个是爱意组成的小小精灵,它包裹在雾里面,现在还看不出面目。”

“刚才因为你的回忆召唤出了它,但是你却没有找它就走了,要不是你对碧城的爱太深,让它确定了目标一直跟着你,否则它就会因为没有爱意来源而枯竭掉。”

唐山海有些内疚地接过小小的粉色精灵,不知道该如何做,是放进口袋里呢?还是放进怀里?

手心停留在半空中,唐山海看向火照花灵。

“它时时刻刻需要你的爱意作为供养,等一个月之后,它就会脱去外表粉色的雾气,变成一个小精灵,但具体会变成什么样,就要看你的供养是否专心了。”

“山海,你只要把它放在贴近心脏的位置,注意不要遗失就行了,它自己会吸收你记忆中的养分长大。记得尽可能找全你和碧城生前所有在一起的回忆,这些都是重要的供养。”

“好”唐山海把小小的精灵收入怀中,他的眼眸依然集中在苏三省的身上。

看着他还是像生前一样,火照花灵有些生气了,说:“唐山海,你不要什么都为碧城想好,行不行?!”

“什么?!”唐山海一愣,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火照花灵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是因为碧城总是私自行动,不顾大局,你才会成为毕忠良的俘虏,要不然,你想想,凭你和陈深两个人的合作,毕忠良赢得了吗?”

火照花灵语气中蕴含着怒气,眼神也带上的赤色。

“我……”唐山海无言以对。

“碧城走到今天,你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也是你们的战友,是一个特工,你们不能像对待小孩子一样事事为她包办,要不然你以后回到阳间还是会危险。”

“你必须放手,让她成长,碧城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只是需要经验,不管有多么危险,人总是要尝试的不是吗?”

面对火照花灵的质问,唐山海开始思考一些东西,刚才在遇到恶灵之前,他确实感受到了碧城的改变。

虽然不太明显,但是说明碧城确实在一点一滴地成长。

火照花灵的话语在继续:“你和陈深都是一个样子,陈深比你要好一点,他总算知道什么时候该给碧城锻炼一下,而你是一味的护着。”

“山海,该放手的时候要放手,不然的话,碧城永远也无法与你比肩,你们如何得到幸福?”

“乱世人人都需要去适应,徐碧城也不例外。”

“那我该怎么做?”唐山海压抑住内心强烈的担忧,问道。以他的聪明才智,当然明白火照花灵话语里的意思。

“你让陈深撤离,你也走,现在起你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还有你怀里的精灵,没有它,你回到阳间的事情就会泡汤。”

“我会在这里保护着,让徐碧城独自面对苏三省,她会知道该怎么说的,如果苏三省有不良企图,我就自己动手解决他。”

“……好吧。”沉默片刻,唐山海答应了,陈深也应该等急了。

唐山海看了一眼火照花灵,仿佛在说一切拜托你了,然后急匆匆回转报信,而火照花灵则留在了苏三省的背后,静观其变。

第十七章

那么此刻毕忠良在哪里呢?

当天晚上毕忠良其实安排了两路人马跟踪陈深。

第一路是进行走访调查的苏三省及其手下,这一路只是烟幕弹,毕忠良根本没有指望他们能带回什么有用的消息。

第二路便是自己这边,他伪装成普通行动处特工的模样蹲守在唐山海家的门口。

为什么是唐山海家门口,而不是陈深家门口呢?

自从唐山海被抓之后,这里就被行动处封锁了。照理来说,毕忠良蹲守在这里是没有任何收获的。

但是毕忠良这个人,心思极其缜密、狡诈,他做事往往就和别人不一样,反其道而行之。

其实毕忠良的想法也并不复杂:这几天正在风口浪尖之上,行动处全城布控,抓捕徐碧城,陈深不管把徐碧城藏在哪里,都不能做到100%的安全。

那么陈深会怎么做呢?当然,还是那句老话,越危险的地方就是越安全的地方,毕忠良猜测陈深很有可能就把徐碧城藏在国富门路的这间公寓里。

所以毕忠良亲自前来蹲守,但他不是要抓徐碧城,现在的徐碧城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以前,毕忠良算准徐碧城是唐山海的死穴,所以一切行动以攻陷徐碧城为主,以此来揪出唐山海的破绽。

他做的非常成功,以至于最后唐山海不得不为了徐碧城牺牲自己的性命。

唐山海的忠诚和痴情是不容质疑,不可改变的,毕忠良深深地了解这一点,从他第一眼见到唐山海起就了解。

但是陈深不一样,陈深虽然也深爱徐碧城,可是他的做事风格完全不同。如果说唐山海是站在山巅之上坚守领地的雪豹,那么陈深就是山坳之间游移不定的胡狼,陈深最擅长的不是坚守,而是伪装。

他能伪装自己,同样也能伪装徐碧城。

最有可能的做法就是: 将徐碧城伪装成另外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让她重新住进国富门路这间公寓里面。

所以,还没有到天黑,毕忠良的汽车就已经隐蔽在了目标地点。

他仔细观察着每一个出入公寓的女人,从少女到老人,一个都没有放过。

徐碧城没有陈深那样的演技,所以毕忠良坚信,只要被他看到,就一定可以识破。

但是, 直到公寓锁门,毕忠良一个疑似嫌疑人都没有看到。

天色漆黑,天上的雪花不断地向下掉落,毕忠良黑色的汽车顶部已经变白,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后半夜1:50。

‘看来今天不会有任何收获。’

心里想着,毕忠良的手伸向汽车钥匙,准备回行动处。

就在此时——

一抹灰色的人影进入了毕忠良的视线范围之内,令他瞬间愣住了!

是陈深!

毕忠良很清晰地看到人影的脸部,陈深没有戴帽子,甚至没有做任何的伪装。

就这样大大咧咧地,醉熏熏的走进了公寓的大门,他一向有钥匙的。

惊讶之余,也坚定了毕忠良继续蹲守的决心。他要看看,陈深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事实上,毕忠良想错了,这时候的陈深恰恰是最脆弱的,他刚刚因为徐碧城的拒绝而喝醉了酒。虽然应了李小男的托梦前来寻找唐山海,但是酒精让陈深整个人都处在昏沉的状态中。

所以,如果毕忠良这个时候动手,他几乎可以直接逮住陈深的破绽,将他送入大牢。

但正是由于老狐狸一贯的谨慎态度,让他错失了这样一个绝好的机会。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毕忠良没有跟上陈深,也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他的这一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而恰恰是作为烟雾弹的苏三省,却找到了正确的位置。

可是现在的苏三省,迷茫,颓废,绝望,他真的还能够帮上毕忠良的忙吗?还能够真心实意地为行动处服务吗?

第十八章

苏三省在犹豫,犹豫着要不要进屋,他并不在乎多抓捕一个徐碧城。

只是姐姐和小男临死之前的目光,让他犹豫不决。

姐姐的眼眸里透露出来的是无限的失望,那是让苏三省不敢直视的失望与无奈。

姐姐那么痛恨日本人,可他却去做了一条走狗。

小男的眼眸…苏三省想起李小男临死之前的目光,心再一次狠狠地抽动了一下。

那里面充满了对日本人的仇恨和对他的藐视,苏三省甚至在想,如果自己没有当汉奸,是不是姐姐就不会死,是不是小男就有可能爱上自己。就算不爱,喜欢也总该有的吧!

每每想到此处,苏三省都会开始后悔,要是早知道这样,当时被压制就被压制吧,何必去争那一口不值得的气呢?

不知不觉中,绝望似乎爬上了苏三省的瞳孔,他就这样一直站在小屋的院子里,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甚至忘了毕忠良交付给他的任务。

事实上也不能算是忘,只是忽略了而已,反正他也很清楚,毕忠良只是拿他当烟雾弹而已。

自己今天就是不带回徐碧城,大概毕忠良也不会多说什么吧。

苏三省不笨,真的不笨,也不像别人眼里看上去的那么疯狂。

可能有一段时间他确实是疯狂的,但是,坏事情做得多了,尤其是亲人死了之后,他就再也疯狂不起来了。

甚至是以前受侮辱的日子,他都觉得比现在好过得多。

所以,现在的苏三省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也许放过徐碧城,地下的姐姐会高兴也说不一定。

也许姐姐高兴了,小男看见了也会开心,小男不是一向很关心他姐姐吗?

也许他们两个都开心了,自己的心情也就霍然开朗了,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去了。

就在苏三省胡思乱想的时候。

小屋的房门,却自己打开了。徐碧城红肿着双眼从里面走出来,头发也乱糟糟的。

身上的旗袍没有穿正,揉得皱巴巴。一只手耷拉在身体的一侧,手腕上皮肉翻开,一道很深的伤口印在上面。

伤口似乎已经上过药不再流血了,但看上去还是很严重。

苏三省突然有一种心痛到不行的感觉,仿佛看到了受刑后伤痕累累的李小男。

他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小男…”

话讲出口之后才知道失态了,又马上住了嘴。

因为唐山海的离开而伤心欲绝的徐碧城,根本没有注意到苏三省正站在她的面前。

甚至在苏三省脱口讲话的时候,她也依然没有注意到。

之所以走出来,是因为她感到待在房间里实在是太压抑了,痛苦让她喘不过气来。

徐碧城一心一意地认为,唐山海刚才一定是来过了。这让她失去了再次自残的决心。但也更加坚定了替唐山海报仇的心意。

痛苦和仇恨让冲动的徐碧城再也等不下去了,她要去行动处,他要和毕忠良同归于尽。她要尽快到唐山海的身边,去向他道歉,去求得他的原谅。

徐碧城真的是一刻也等不下去了。

她害怕再等下去,唐山海就有可能再也不理她了。

是的,现在的徐碧城心里充满了害怕与担忧,她的一颗心全部都在唐山海身上。

忘记了陈深,忘记了危险,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死。

晃晃悠悠地从苏三省身边擦身而过,完全没有注意院子里多了一个人,仿佛苏三省是院子里的杂草一样。

而这边的苏三省,也是一个迷茫的人,他呆愣地看着徐碧城一步一步走向小院门外,甚至忘了立刻采取行动。

直到,徐碧城即将踏出大门的时候,苏三省才清醒过来,一声响亮的呼唤将徐碧城唤回现实。

“徐碧城!”

转过悲伤的脸庞,徐碧城确认眼前的人是谁之后,没有露出一丝惊讶。

一个人连性命都不重要了,还会感到害怕吗?

“你想抓我吗?那就抓吧!把我带回行动处去!”徐碧城开口说,她的眼神反而让苏三省感到害怕。

苏三省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绝望的眼神,他突然之间非常害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一瞬间心里的冲动涌了上来:‘我不该再干这些事情了!我该为小男和姐姐想想。’

想法与声音同时到达,苏三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应得这么快。

他说:“你走吧!”

“不!你把我带回行动处!”徐碧城坚持。

“你走!再不走,我会后悔!”

“不要!带我回行动处!”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快走!!”

“不要!我一定要去行动处!!”

“……”

“……”

两个人对视着,坚持着,居然谁也没有让步!

而停留在虚空之中的李小男被他们两个人的行为震惊了。

她没有想到,疯狂的苏三省真的有回心转意的一天。

此刻,李小男保持着旁观的姿态,他想要知道,苏三省是不是最终真的会放过徐碧城。

而徐碧城又会不会把她对唐山海的爱坚持到底。

第十九章

当苏三省和徐碧城在小院里僵持的时候,唐山海已经和陈深走在了回行动处的路上。

唐山海把小院里的情况向陈深一说,陈深当即就觉得苏三省有可利用的价值。

陈深说:“从小男的口气中可以听出,姐姐死后,苏三省有可能非常后悔,再加上她对小男的感情,我们可以利用他与毕忠良周旋,必要的时候拿他当挡箭牌。”

“陈深,我不喜欢这样!”唐山海直截了当告诉陈深他的想法。

对,唐山海不喜欢互相利用,尤其是利用一个正在经历绝望的人。

陈深对唐山海的反应很奇怪,他问:“难道你不想要报仇?”

就着虚空,唐山海思考了几秒钟,他现在刻意放松脸部表情,反正陈深也看不到。

然后唐山海说:“苏三省并不是真的坏,我在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再给他一次机会,或者试着策反他。”

这回轮到陈深思考了,他并不是不同意唐山海的想法,但是,要策反苏三省,似乎有些不太可能。

就算苏三省后悔了,绝望了,但是,这个人总有着某种疯狂和偏执的因素,陈深是这么觉得的。

就拿苏三省在唐山海临死之前,还在拿铁铲猛敲他的头部这件事来说,陈深确定苏三省比他们两个都要偏执疯狂得多。

这么个人策反了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要他把这股子劲头用在毕忠良身上?他估计也没这个机会啊!

陈深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唐山海,他希望唐山海自己来判断到底该怎么办。

唐山海仔细听完之后,习惯性的扬起了头,把两根手指放到太阳穴上,他现在就坐在陈深副驾驶的位置上,依然同生前一样保持着端正绅士的模样。

“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小男也是这么想的,”唐山海说:“你可以听见我的声音,我想,苏三省也一定可以听见李小男的声音……”

“怎么说?”陈深问。

“我在想,如果苏三省这次没有伤害碧城,那么我们就可以让小男试着出现在他的梦境里,规劝引导他。”

“苏三省对小男的爱是真的,他有可能会听话。只要他肯成为我们的内线,我们就可以大致掌握毕忠良的动向,以后的行动也会方便得多。”

“不过,绝不能把苏三省当挡箭牌,关键的时刻,只要他站在我们这一边,就还他自由。”

陈深一边开车一边听着唐山海的分析,他觉得自己好像从中听出了一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于是,陈深问:“山海,你一直在说我们,以前你可不会这样说,你难道……”

唐山海微笑着,他没有正面回答陈深,而是说:“现在开始说我们也不晚啊,碧城不早就跟你是‘我们’了吗?”

听闻此言,陈深明白了,从今以后,唐山海也将是组织忠诚的战士,陈深的喜悦从心底扬起,渐渐扩大到他的脸部,久久不退。

唐山海观察着他,心中却在担忧着深爱的女子,为了她的成长,他不得不让她独自面对,但心,却怎么也放不下。

第二十章

唐山海和陈深以为,有李小男看着,苏三省顶多就是放弃抓捕徐碧城,独自离开而已。

就表面看来,确实也是这样的,要不然苏三省还能干什么呢?当场抓捕徐碧城?他们想,李小男应该会阻止这种结果的。

毕竟,徐碧城被抓的话,就没有人可以救回唐山海了。

可是,事实往往不按人们正常的思路行进,就在唐山海和陈深一路分析接近行动处大门的时候。

另一边,两个绝望,但不同立场的人居然在没有任何外力的阻扰下,达成了一项‘协议’:

苏三省带徐碧城进行动处,徐碧城可以去杀毕忠良,然后,苏三省放过徐碧城,自己以救援未及的姿态向李默群报告,并在行动处施以手脚,收买人心替他包庇,以达到在行动处更上一层楼甚至代替毕忠良位置的目的。

这么漏洞百出的计划,也就是徐碧城这样的特工会相信他。

苏三省还是没有走回正道,他在经历了那么对生离死别之后,依然不觉得是自己走错了,反而觉得是自己的权力不够才造成的。

一瞬地心软之后,紧接着便是恶毒的计划,一边的李小男算是彻底对苏三省绝望了,她的泪水在虚空中飞舞,心如死灰。

这个男人,是没有回头的一天了,李小男只觉得可怜了她死去的姐姐。

而唐山海也估计错了,他是凡间魂,李小男是花灵,花灵在凡间只能是以花的形态出现,花又怎么能开口呢?

至于托梦,那也是在陈深的梦中才有用,因为花灵托梦需要绝对正气的人,邪念丛生会让花灵受伤的。

现在,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要发生了,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止,唯一能够自救和突破的只有徐碧城自己。

这也许并不是一个死局,也许反转在看不见的方向等待着这些人。

但是现在,李小男只看到徐碧城即将而来的危险,于是,她决定,无论如何不能有负唐山海的嘱托,自己唯有跟着徐碧城见机行事。

至于苏三省,李小男觉得,这个人,无可救药,他已经为自己判了死刑……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唐山海, 微玄幻, 爱情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