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唐山海衍生(微玄幻)爱情小说完整版第三部份

2017-11-13 11:09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第二十一章

此刻,天还没有亮起,陈深和唐山海早已到达行动处陈深的办公室内,正在秘密商量以后的对策。

他们完全没有料到,苏三省会利用徐碧城的仇恨来刺杀毕忠良。

而毕忠良,他又在哪里呢?毕忠良的汽车正在进入行动处大门,他的回转只比苏三省和徐碧城早了几分钟而已。

所以,就在毕忠良停好车,准备上楼的时候,苏三省带着徐碧城出现在了行动处的大铁门口。

有两个人同时看到了他们进来,一个是正欲上楼的毕忠良,他从正对大门的窗口看见了苏三省;而另一个是一晚上都呆在值班室的刘二宝,他奉命监视陈深和苏三省的出入时间,所以晚上这两个人的出入他都仔细地记录了下来。

这个刘二宝,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他虽然谄媚,但却还是有一点小聪明的。

他一看到苏三省身后的徐碧城就产生了怀疑,为什么?

因为两点:第一,徐碧城并没有被绑着,而且脸上的表情只有紧张,没有恐惧;第二,就是苏三省居然一个人带着徐碧城回来,完全没有手下跟随,而且他走在前面,却似乎并不害怕后面的徐碧城逃跑。

正是刘二宝的这两点怀疑,让他偷偷跟在了徐碧城后面,也让他在危急时刻救下了毕忠良一命。

苏三省之所以没有考虑那么多,是因为毕忠良和刘二宝的戏演得太好了,毕忠良安排刘二宝在值班室监视,却警告他绝对不可以让人发现自己还留在行动处,所以,刘二宝几乎是蹲在值班室的桌子底下监视的,因此,他今晚在行动处的事情,除了毕忠良,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苏三省以为行动处里最多只有毕忠良,而且他是看见陈深出去之后,自己才出去的,会掉以轻心也不足为奇。

那么,窗口的毕忠良为什么没有怀疑呢,因为苏三省和徐碧城行走的时候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不是刻意为之,而只是徐碧城走得比较慢而已。

但正因为这样,毕忠良瞬间的一眼侧目只看到了苏三省一个人,他以为苏三省不会有什么收获,所以看了一眼之后马上回身上了楼,并没有发现徐碧城,也没有怀疑什么。

在各方面的因素之下,徐碧城顺利进入了行动处,她怀里踹的,就是陈深留在小屋柜子里唐山海还没有用完的炸弹其中一枚。

本来,徐碧城想用自己那一点不成熟的技术做一个小炸弹的,但是经历了恶灵事件之后,她发现柜子里居然有炸弹,当然她不可能知道那些炸弹是用来对付什么的,她只知道陈深做的东西一定有用,比自己做得好太多了。

于是,她就揣了一枚在自己怀里,随苏三省一同回到行动处。

真的是毕忠良命不该绝,刘二宝的怀疑,徐碧城的幼稚加上陈深那些炸弹火力不够,这些因素让此次刺杀他的行动还没有动手就已经注定了失败。

第二十二章

其实,苏三省不仅是为了得到日本人的青睐,他更多的是把一种抽象的仇恨加注到了毕忠良身上。

以前在军统的时候,他受气、受压制,也不能给姐姐带来舒适的生活;到了行动处之后,看似一切都改变了,毕忠良的重视让他有了翻身的机会。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吗?难道毕忠良不是在利用立即除掉障碍吗?

苏三省想,他可以毫不犹豫给予自己的东西,也能毫不犹豫地拿走。

就像姐姐和小男的生命,不都是他苏三省付给毕忠良的代价吗?这些代价永远无法用金钱和权力来衡量。

所以,苏三省觉得,仇恨这东西必须要给予它正确的‘主人’,那才对嘛!何况,毕忠良恶贯满盈,死不足惜。

苏三省根本不在乎徐碧城的命,他已经盘算好:反正晚上没有人看到自己带徐碧城回行动处,只要徐碧城一得手,他就立刻除掉这个女人,让她见鬼去!

不管有多少人怀疑这里面的猫腻,只要日本人不追究就行。到时,只要自己再干几件大事,赢得日本人的信任,就万事大吉了。

苏三省想得很简单,就如同他一直以来的那么自负一般,他认为,自己只要想去干,就会成功。

但是,他忽略了徐碧城的单纯,徐碧城一心要为唐山海报仇,她抱着必死的决心跟随苏三省回到行动处,根本不会考虑太多。

两个人进入行动处内部,在经过陈深的办公室的时候,徐碧城明显顿了一下,她战战噤噤地眼眸瞟向陈深办公室大门,心里似乎实在害怕着陈深会突然推门出来。

“你不用害怕,他今天不在。”苏三省看见徐碧城的样子,随口说,说话的声音并没有刻意掩盖,但也不是很响。

随后,两个人就走过了陈深办公室门口。

他们发出的声音隐约传进办公室里,此时的陈深正在同唐山海窃窃私语,耳朵里似乎听见一丝高跟鞋的嗒嗒声和什么人讲话的声音。

他疑惑地看向办公室大门,却没有立刻出去看看。

“是谁回来了?”陈深自言自语地问自己:“办公室里今天有女人会值班吗?”

他内心的疑惑仿佛发酵一般膨胀起来,唐山海也一样如此。

而且,唐山海本来就一直心神不宁,所以比陈深更加怀疑一切。

唐山海没有开口回答陈深,而是直接向门口飘过去,他要看看,究竟是谁回来了。

陈深赶紧跟过去,在唐山海开门的一刹那,他也站在了门口,以免被外头的人看到一扇会自动打开的门。

办公室外面没有人,徐碧城和苏三省早已拐过走廊离开了。

陈深和唐山海疑惑地站在门口张望,一种不好的预感渐渐袭上他们心头。

第二十三章

没有看见心中所想的人,唐山海松了一口气,他一直在担心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那就是徐碧城会不会被苏三省带到行动处里。

碧城的处事方法唐山海太了解了,她几乎是想到什么就马上会去做,而不会仔细考虑后果。

低下头,唐山海在旁人看不见的虚空中抹了一把冷汗。

在他回转身体正想要随陈深回办公室的时候,眼角看到了不远处地上的一抹光亮。

“陈深,那个东西!”

唐山海提醒陈深,他不能自己去捡。

刚刚走回办公室的陈深立刻跑出来,问:“你说什么?”

“那里,你办公室大门左侧三步远的地方有一个发光的东西。”

陈深迅速左右张望了一下,看似无意地踱步到唐山海所指的位置,弯腰将东西捡了起来。

刚捡起来的时候,陈深并没有仔细看,只感觉指尖捏着一个圆圆的向扣子一样的东西,还带着一根小小的金属杆。

他的注意力在有没有旁人监视或者发现他此刻的举动。

但是回过头来还没有走出两步远,陈深就突然一愣,然后迅速转身向毕忠良办公室疾跑而去。

唐山海还没有想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种隐隐约约地怀疑,现在看到陈深如此紧张,唐山海一下子就确定了自己的怀疑,立刻跟上陈深一起向毕忠良办公室而去。

他们之所以会这么着急的原因就是陈深看到了自己制作的炸弹上面掉下来的拉环,一般自制炸弹上面都有一个小小的拉环,用来引爆,这种拉环很少会断裂的,仿佛是刻意要告诉唐山海和陈深徐碧城到来的信息。

唐山海和陈深何等聪明,他们看到这个小东西就立刻明白了一切,其中的细节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碧城带着陈深的炸弹来一定是要杀毕忠良报仇,而苏三省的目的,想都不用想,他在利用碧城。

陈深和唐山海不顾一切地冲向毕忠良办公室。

在两个男人的前方,一直跟随徐碧城的李小男已经到达了毕忠良的办公室。

在她的眼前,看到的是毕忠良错愕的目光。因为毕忠良万万也没有想到苏三省居然带着徐碧城回来了,还明目张胆的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发呆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发呆却是给别人抢先出手的漏洞。

毕忠良一瞬间的呆愣,给了徐碧城机会。

徐碧城现在是满心满眼的仇恨,她心里唐山海的形象在不断膨胀,一心要随唐山海而去,思念和痛苦已经让这个畏畏缩缩的姑娘拿出了全部的勇气。

一见到毕忠良,徐碧城眼眸里的仇恨升腾到了极致,不给任何人发言的机会,徐碧城一把掏出怀中的炸弹就冲到了毕忠良跟前。

此时苏三省也傻了,他没有想到徐碧城带来的居然是一枚炸弹,还以为徐碧城是拿着唐山海给他的手枪来的。

苏三省脑海中的炸弹是那种威力巨大的,陈深做的炸弹他领教过,不就是那样的吗?

只要一炸,不要说毕忠良,附近几间办公室里的人都要遭殃,他苏三省首当其冲,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

这不是现成的给人证据吗?到时调查起来,谁带进徐碧城的一目了然。

苏三省害怕了,日本人的手段可不是毕忠良可以比的,他不声不响杀了毕忠良,可能日本人会给他机会上位;但是,如果闹得满城风雨的话,那么日本人就马上就会把他打成叛徒。

但是,此刻苏三省想要阻止徐碧城已经来不及了,徐碧城死死抱着反制自己的右手,不顾脖子被勒得透不过气来,两只手使劲抓住炸弹不让毕忠良夺走。

毕忠良毕竟是老狐狸,他在一时的慌乱之后,马上发现了徐碧城手里的炸弹居然没有拉环,在仔细一看,毕忠良差一点笑出声来,这个小妮子拿着的炸弹不是没有拉环,而是断了,上面的圆扣短了一截,根本没有办法拉开。

这一下毕忠良安心了,他抬头瞄了一眼苏三省,看着他慌乱的眼神,毕忠良似乎是在说:“等着吧!收拾完徐碧城,我就来收拾你!!”

但是,事情的发展比毕忠良的想象更快,他已经没有时间得意了,因为所有人现在都在紧急行动。

就在毕忠良准备一招扼杀徐碧城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一头撞开,进来的是刘二宝。

而刘二宝还未站稳脚跟,陈深随后就赶到了,他看到堵在门口的刘二宝,再看到被毕忠良扼住咽喉的徐碧城,心中猛地升腾起一股怒火。

一把推开刘二宝,陈深向毕忠良的方向冲过去,途中经过呆愣中的苏三省身边的时候,陈深想都不想一拳就挥了过去。

被他害得那么惨,唐山海却希望他可以得到救赎,这才是陈深真正敬佩的军人,而眼前这个小人,陈深狠狠啐了一口,连正眼都不削于瞧他一眼,继续向徐碧城的方向冲过去。

身后的唐山海此时也是怒火满腔,就在嘴角渗血的苏三省即将要爬起来的一刻,唐山海出手了,他是接受过冥界法力的凡间魂,此刻的力气不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比的,他一脚踹在苏三省当胸。

立刻,苏三省口中鲜血喷涌,躺在地上昏迷过去,估计肋骨都被踹断了。

身后的刘二宝看得一愣一愣,今天陈深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力气,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现过陈队长居然是天生神力,一拳就能把人打成这样。

刘二宝吓得一激灵,心想,以后可得小心着点,不要再招惹陈深了。

冲到毕忠良面前,陈深抬手就是一拳,打得毕忠良后退好几步,然后一把拉过已经半昏迷的徐碧城,把她护在自己怀里。

“毕忠良,我告诉你,我陈深只爱这一个女人,你要是伤她一分,我就还你十分!”

陈深在毕忠良面前一向敢说敢干,但是,要救下徐碧城,就必须用爱来做挡箭牌,不然,陈深自己的身份都有暴露的危险。

此刻,唐山海已经不声不响地绕到了毕忠良身后,如果毕忠良再想动手,唐山海就会要了他的命。

就在众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唐山海的状况突然改变了。

他眼眸中的金色光晕在闪烁,渐渐扩大,占据了整个眼珠。

对面的李小男一看,就知道不好了,这是冥界召唤唐山海的方式。

唐山海回到现世的交换条件是成为冥界的驱魔灵,所以,他随时要回冥界接受考验和力量。

只要冥界一召唤,唐山海就得会去,要不然,唐山海将被鬼怪抓回,失去凡间魂的形态,同时也会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

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在讲吧,谢谢大家的欣赏。

第二十四章

金色的光晕在唐山海的眼眸中越来越浓烈,而唐山海却浑然不觉,他的注意力此刻全部放在毕忠良的行动上面。

知道再晚就不行了,门口的李小男不顾一切飞到唐山海面前,拉起他的手就想走。

“山海,快,冥界在召唤你!”李小男焦急地说。

“我知道。”

“什么?!”一瞬间,李小男诧异地看向唐山海平静如水的侧颜。“那你还不快走?”

“不,碧城有危险,我哪里也不去。”唐山海的语气坚定一如活着时的样子。

但是这坚定无私的语气去让李小男瞬间火冒三丈,唐山海这个笨蛋,至今还没有搞明白,徐碧城必须依靠自己,必须成长才能换回唐山海的命。

啪!

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唐山海脸上,顷刻吸引住唐山海的目光。

李小男大声说:“在这个乱世里,你能够保护徐碧城到什么时候?你这样下去,不要说一条命,就算冥界给你一千条命,你也不够用!!”

唐山海没有用手去捂脸颊,因为他感觉不到疼痛,可是,看到李小男的愤怒,唐山海才唤回一点理智。

他想起之前李小男交代他的话和香囊后半部分的话语,这些都是在警告他不能一直只会保护徐碧城,也要教她如何自救和行动,让她成长。

此时,陈深和毕忠良也正在对持,情况十分紧急,行动处里所有短时间能到的特工都已经聚集在门口了。

毕忠良捂着被陈深打伤的嘴角怒吼:“陈深,你疯了吗?是这个女人要来杀我,要不是我制住她,恐怕今天在这里的这些人都要去见阎王!!!”

“她是戴笠派来的特务,是叛徒,你难道不知道?!她会要了你我的命!!!”

“我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会要了谁的命!!总之我爱她,我就不允许你伤害她!!!”陈深也怒吼,同时眼睛赤红,仿佛随时会杀了毕忠良一样。

他怀里娇小的女人依然一动不动,身子软软的好似无骨。

为了能把徐碧城救下来,陈深可谓牟足了劲在做戏,他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嘴唇颤抖,眼眶含着热泪,双手把徐碧城死死锁在怀里。

侧着身体怒视毕忠良,管他什么呢!自己先救人要紧。

有时候比起唐山海,陈深真的要洒脱得多,如果说唐山海是那种聪明睿智,不离不弃的图书馆长,那陈深就是喜怒形于色的图书管理员。

尽管表面不太有用,但是实际上更加放得开手脚。

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在同伴的眼里,唐山海更加容易配合与相处,还有投入感情。

在与毕忠良对峙的情况之下,陈深的耳朵清晰地听到了李小男和唐山海的对话,因为火照花还在他的怀里。

陈深很想提醒唐山海,自己会保护碧城的,让唐山海赶紧去做更重要的事,可是此刻陈深即不能回头,也无法分心,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而唐山海依然犹豫着不肯离开,他太担心眼前的徐碧城了。

就在众人都无法脱离的情况之下,徐碧城居然醒了过来,她并没有完全因窒息而昏迷,可能是因为毕忠良看到陈深冲进来,手里的力道放松的缘故。

醒来的徐碧城依然一心一意要杀毕忠良,她憋着一股气要从陈深怀里挣脱出来,但是,力气完全不够。

徐碧城不明白炸弹怎么会不炸,直到在挣扎的时候,她一眼看到陈深握在手中的拉环,才明白过来。

‘呵,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啊!连拿个炸弹都会拿到坏的!’

徐碧城弯起嘴角嘲笑自己的无能,但是她不是只有一样武器,她怀里还有陈深给她防身的匕首。

孤注一掷视死如归的人总是能够想出更多办法的。

徐碧城趁着陈深看向毕忠良的当口,猛地从怀中掏出匕首,一刀先划向陈深的手臂。

果然,陈深吃痛松开了手。趁此机会,徐碧城一鼓作气挣脱陈深的桎梏,双手握牢匕首,一刀扎向毕忠良当胸。

这一刀,徐碧城用足了全身所有的力气,也可以说是达到了目的,虽然没有刺中要害,但是,她狠狠地在毕忠良肚子上开了一个洞。

血立刻喷涌出来,染红了徐碧城漂亮的旗袍。

陈深一下子目瞪口呆,他本以为可以救下徐碧城的,现在……

毕忠良真的愤怒了,他用力抓住徐碧城毫无防备的头颅,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下一秒就要拧断徐碧城的咽喉。

而陈深却在呆愣中没有及时动手制止。

唐山海看到了这一切,他正被好不容易劝动他的李小男带着从毕忠良身侧擦过。

说时迟那时快,唐山海一下挣脱李小男的手,就扑倒了毕忠良身上。

此刻,毕忠良是背对办公室窗户,一手按在徐碧城头顶,一手紧勒住徐碧城的咽喉,做出准备扭转脖颈的动作。

而唐山海是一手抓住毕忠良按在徐碧城头顶准备用力的那只手,一条手臂像钩子一样从正面勾住毕忠良的脖子,把他带向后方的窗户。

毕忠良和徐碧城的人就像是被无形地力量带着飞一样向后倒退,所有门口的特工包括刘二宝都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根本就帮不上忙,有没法开枪,只能干着急。

陈深反应过来想要扑上去营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耳边只听到一句:“陈深,照顾好碧城。”

而后便是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和徐碧城被甩向陈深发出的惊叫声。

就在触及陈深胸口的一瞬间,徐碧城的手碰到了陈深怀里掉出来的火照花,她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唐山海最后的那句话。

徐碧城的希望瞬间无限升腾起来,山海在,就在她的身边,还是如生前一样在保护她。

泪水再次决堤而出,徐碧城想也不想就行动了。

不像平时愚笨的样子,碧城迅速反身扑向毕忠良,此时毕忠良的上半身已经被唐山海带出了窗口。

就快要跌出二楼窗户了,下面就是行动处门口的集合空地,一旦狠狠跌到那水泥地面上,毕忠良非死即伤。

唐山海也已经错过了第二次试炼的时间,恐怕以后都没有机会回来了。他是下定决心这次要干掉毕忠良,与他一起去地狱。

紧急关头,徐碧城终于开窍了,她要为唐山海奋力做最后一搏。

不管不顾,徐碧城扑到眼前一把抱住毕忠良的腰际,与他一起倒向窗外,心中是与唐山海一同赴死的决心。

她的身体飞到半空中的时候,口中却在说着温柔的话语,这是说给虚空中的唐山海听的:

“山海,谢谢你一直以来的保护,我爱你,这一次,就让我们共赴黄泉吧!”

猛然间听到徐碧城的话,唐山海愣住了,他的碧城居然靠自己发现了他的存在,真的是一个奇迹。

唐山海欣喜之余放开毕忠良的身体,抱紧了徐碧城。

仿佛感受到爱人的拥抱一般,徐碧城也放了手,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等待着冥界使者到来索取性命。

那么毕忠良真的会死吗?唐山海和徐碧城最终又会怎么样呢?

那就是下一章的问题了。

第二十五章

唐山海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凡间魂躯体无法动弹了,他估计是冥界动的手脚,使者应该就快要来带走他了。

所以他只顾抱紧徐碧城不让她掉下去,完全不再去看毕忠良的死活,这个汉奸,死了最好,唐山海没有陈深与毕忠良那样的兄弟情,在他眼里,毕忠良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

唯祖国和信仰不可欺的情感在唐山海这里要比陈深浓重得多。

不知道冥界使者什么时候会来,自己又无法动弹,唐山海心急如焚,他拼命示意陈深赶紧接住徐碧城,把她安全就回房间里面。

可是,扑过来的陈深却做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救下了毕忠良的命。

他紧紧拽住毕忠良的两只脚,用力把受伤的男人窗户里拖,陈深的举动让唐山海十分惊愕。

他在空中质问陈深:“为什么要救他?!”

可是陈深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唐山海一眼,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感,却没有任何言语,他也不能在毕忠良面前开口回答。

其实,陈深已经从唐山海的停顿中判断出他可能的状况,心里也担心徐碧城会出事,但是,陈深又不能够放弃毕忠良的性命,不仅因为毕忠良与自己的兄弟情,还因为如果毕忠良死了,那么日本人就会派一个完全陌生的新领导给陈深,那个时候,陈深要为组织掌握行动处的机密就会非常困难,他在行动处的地位也会不保。

想也没想先救下毕忠良之后,把他交给冲上来的刘二宝送去医院,陈深立刻回头不顾一切去接徐碧城的身体。

那为什么唐山海带着徐碧城诡异地漂浮在半空中,房间里的人看到之后没有引起怀疑呢?这就是唐山海聪明之处了,三个人一起坠落的时候,唐山海抱着毕忠良的脖子,而徐碧城抱着毕忠良的腰。

所以毕忠良整个人脱离到窗外的时候,徐碧城只有半个身体跌出窗户,窗户是向外开的双扇窗,唐山海在放开毕忠良之后,立刻返回上方掰开徐碧城无意识紧抱毕忠良的双手,让她抱紧自己,然后,把徐碧城旗袍的下摆挂到了一扇窗户的把手上,此时,唐山海还能够行动,只是觉得有一些困难而已,所以他本能地要为所有突发状况做好准备,万一自己救不了碧城,也能够给陈深提供救援她的条件。

做好假象之后,唐山海稳住徐碧城的身体,等待陈深救援。

李小男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出手,因为唐山海违反规定,李小男作为冥界的中间人也会受到惩罚,只不过比唐山海稍轻一些而已。

所以唐山海估计此刻李小男的情况比他好不了多少。

“碧城,来,把手给我。”陈深的上半身探出窗外,向徐碧城伸出手去,徐碧城因为倒挂的关系,头脑昏沉充血,但是她倔强地摇着头,誓要与唐山海共赴黄泉。

陈深是个行动派,见徐碧城没有妥协的余地,于是一用力,使劲把徐碧城娇小的身体往窗户里拖,就像是刚才救毕忠良一样,只不过现在更轻松而已。

徐碧城拗不过陈深,眼巴巴地看着刚才唐山海拥抱她的位置,使劲伸出双手,不顾一切呼喊着:“山海,山海,不要丢下我,带我一起走,求你了!!”

虚空中唐山海的影像在一点一点透明,他泪眼朦胧看着徐碧城美丽的脸,无语哽咽,恐怕这真的是最后一面了,唐山海默默地说:“碧城,要好好活着,忘了我,知道吗?”

仿佛可以看见,仿佛可以听见,徐碧城依然在哭喊,言语出奇地与唐山海契合:“山海,我不可能忘记你的,我爱你,带我走,你如果不带我走,我会恨你一辈子!!”

轻轻摇头,唐山海泪水滑落,魂魄已经快要融入虚空,与其一色了。

陈深将徐碧城带回房间,刚刚站稳——‘啪’地一声,迎面而来就挨了失去理智的徐碧城一巴掌。

这一巴掌用足了徐碧城十分的力气,生生打得毫无防备的陈深往后退了好几步。

然后,令所有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徐碧城居然一头撞向边上的办公桌一角,速度之快没有人能够反应得过来。

皮肉在美丽女人的额间绽开,鲜血像盛放的牡丹花一样绚丽,在陈深眼中,无限放大。

陈深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一种结局,他没有再冲上去抱徐碧城缓缓倒下的身躯,而是像抽离了意识一样地呆愣着,大脑一片空白。

“碧城……碧城……”

一遍又一遍反复呢喃,陈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终,两个人的命他都没有挽回,陈深突然觉得有一股仇恨在胸中沸腾,那是对自己无能的仇恨。

可是,事情远远不及眼前的那么简单,因为从消失的唐山海怀中飞出了一只小小的灰色夜莺,它灰白色的羽毛一接触到空气就开始脱落,渐渐变成粉色和灰色相间的样子。

夜莺的歌声传入被束缚却没有消失的李小男耳中(夜莺是从唐山海爱意和回忆中孵化出来的),所以除了凡间魂和花灵,没有人可以听见它的歌声。

李小男感觉自己瞬间可以动了,她看着小夜莺向自己飞来,突然有一些明白这次给唐山海的试炼究竟是什么了。

原来冥界就是借这次机会看一看徐碧城究竟有多爱唐山海,以此来判断唐山海是否可以返回阳间,其实,更正确的说,试炼是给徐碧城的,所以冥界才会在紧要关头向唐山海发出返回的指令。

夜莺的出现,就是说明,此次试炼已经成功,唐山海和徐碧城的爱得到了认可。李小男瞬间松了一口气。

但是,徐碧城自杀实在是太突然了,李小男来不及阻止,她只能看着夜莺行动,心中祈祷唐山海和徐碧城可以得到最好的结果。

夜莺在李小男头顶盘旋两圈,似乎在表示对李小男的感激,然后,它径直飞向倒在地上没有声息的徐碧城。

在徐碧城的旁边,众人看不见的夜莺开始长大,直到长大到足够将徐碧城整个身体纳入双翅之间,毫无缝隙为止。

然后,夜莺像蚕茧一样包住徐碧城,自己的头也缩进了翅膀之间,粉灰色的羽毛在李小男眼中熠熠生辉。

幸亏陈深的绝望让他没有去破坏夜莺的行动。几分钟之后,在陈深还未恢复之前,夜莺缓缓张开了翅膀。

张开的翅膀开始缩小,并且,夜莺全身的羽毛也开始掉落,然后一片一片消失在空气之中,渐渐地,掉光羽毛的夜莺变成了一个男人,一个徐碧城不惜牺牲性命也要追随的男人——唐山海。

那就是寻找爱意和回忆的作用,重塑唐山海,让他脱离凡间魂,更进一步,变成一级驱魔灵,自此以后,唐山海将拥有火灵魄的力量,可以完全克制和击杀三级以下的恶灵。

第二十六章

重塑的唐山海魂魄多了两样东西,一件是火红色的手铠,包裹住了他整个右下臂直到手背的位置。

手铠呈圆形环羽状,上面布满了闪耀着火焰光芒的倒羽形灵力戟,看上去应该可以作为武器使用。

第二样是背部中央一个小小的翅形痕迹,与他消失的夜莺翅膀一模一样,颜色接近于唐山海的肤色。

双手环绕着徐碧城依然昏迷的身躯,唐山海在微笑,发自内心的微笑,因为他终于等到了可以再次和怀中女人并肩作战的时刻。

唐山海的幸福笑容只有李小男可以看见,她知道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事了,所以安心地转身消失在虚空之中,回到那个她一直以来甘愿为之守候的三途之地。

徐碧城额上和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留下了两处像胎记一样的疤痕,尤其是额头的那一处,样子像极了美丽的红色火照花。

那是,唐山海留给她的痛,也代表着她第一次为唐山海付出的努力和牺牲。

陈深这个时候早已清醒了,他怀中的火照花依然还在。

正想要上前抱起碧城,耳边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深,碧城有我在,你赶快去解决眼前的问题,不可以让毕忠良察觉到什么。”

听出来是唐山海的声音,陈深一刹那很惊讶,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唐山海是怎么回事,现在并不重要,他以后一定会知道了,重要的是先让房间里的这些家伙退出去。

于是,回过身,陈深继续假装歇斯底里,大声呵斥还留在房间里的那些特工:“滚!都给我滚出去!!”

陈深的演技不得不说真是非常的好,刘二宝已经紧急带着毕忠良去医院了,此刻留在房间里的除了受伤昏迷的苏三省,其它都是没有脑筋的混混。

所以,看到一分队队长如此的失控,他们都很害怕,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所有人即刻做鸟兽散,还不忘带上半死不活的苏三省,总不能不管他吧!

等到房间一清空,陈深立刻上前抱起徐碧城的躯体,他没有忘记在徐碧城额头附上一块沾了血的手帕,以防有人发现端倪。

然后,和唐山海一起冲出毕忠良办公室,向行动处大门外跑去。

在众人眼里,陈深好像是因为爱人出事火急火燎地要送医院,其实,他正在帮助唐山海和徐碧城逃离行动处。

一边逃离,陈深和唐山海一边都在想着接下来该把徐碧城藏在那里才最安全。

离开行动处很远之后,陈深拐进一条无人的小巷,他迅速把徐碧城交到唐山海的手里,说:“我只能送到这里,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行动处的烂摊子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决的,毕忠良好了之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得全力和他周旋。”

“你先带碧城去找皮蛋,你知道他在哪里的,我会在电话里和他说明一切,现在情况紧急,不能顾虑那么多了。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人看见。”

“好,陈深,你也要小心,到时我们在皮蛋处会和,再商量下一步的行动。”唐山海说完之后,就将徐碧城紧紧护在怀中,快速离开了。

而陈深则拦了一辆车,朝同仁医院的方向疾驰而去,他要先去看看毕忠良的情况,打探一下风声。

第二十七章

陈深走后,唐山海在小巷内寻了一处隐蔽且路口经过的人看不到的地方,怀抱着徐碧城靠在墙角。

如果直接抱着徐碧城出去,势必会引起路人的疑惑,不好躲藏。再加上徐碧城很快就会醒来,所以唐山海决定先在这里等一等。

几分钟之后,徐碧城昏沉的充满悲伤的大脑开始清醒,第一个意识进入大脑的意识就是死亡。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呢?’

这是徐碧城此时镌刻最深的心意。

“碧城,碧城……”

轻轻地呼唤自耳边想起,徐碧城模糊的意识里并没有立刻注意到。她还没有从失去唐山海的痛苦中释放出来。

“碧城,碧城。”

声音越来越清晰,徐碧城听出是一个熟悉的记忆深处的声音。

‘是谁?是谁在唤我?’

人没有反应,大脑却在自动做出回应。徐碧城非常想要看一看这个呼唤她的人,可是,眼皮却沉重得怎么也睁不开。

“碧城,是我,山海,我回来了。”

‘山海?!我的山海?!!’

一瞬间,徐碧城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红肿的双眼一下子睁开了。

可是,眼前什么也没有,闪动的眸光掩盖不住刹那的失望。

唐山海静静看着徐碧城的反应,心中是意料之中的喜悦。他故意没有再说话,一向严谨的唐山海居然也学起陈深那点点的坏心眼来了,他想看看碧城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发现自己。

片刻之后,笨拙如徐碧城也逐渐感觉不对劲了:

好像有一股力量在拥抱着她,明明站在地上,自己的双脚却完全没有用力,身体被什么在支撑着。

想起刚刚听到的那句话,还有在行动处时的事情,徐碧城终于开始明白了。

“山海?”她战战噤噤地开口,心里害怕这只是一场梦。

“山海,是你吗?我……是不是已经死了?这里是哪里?”

“傻瓜!”用宠溺地口气轻怼了徐碧城一声,唐山海忍不住笑出了声。

清晰地听到思念之声,徐碧城的心脏嘭嘭直跳,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她伸出手在空气中摸着,问:“你在哪里,山海,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碧城,现在我还没有办法让你看见我,你只要记得我在身边就行了。”唐山海答话。

“不要胡思乱想,你还活着,活得好好的,看看你的怀里,碧城。”

听到唐山海的提醒,徐碧城把手伸进自己怀中,再次出现的手掌中托着一片红色的像羽毛一样的东西。

徐碧城问:“山海,这是什么?”

“这个,是可以让你接触到我,听到我声音的东西,你一定要好好保管,知道吗?”

“嗯。”徐碧城在心里慢慢消化着唐山海的话,她还来不及让自己接受那么多的变故,但是惊喜和颤抖却是真真切切地。

感受到碧城在发抖,唐山海把她拥抱得更紧了。

“碧城,今后再不要感情用事了,”想起李小男的忠告,唐山海决定还是要告诫一下徐碧城,让她以后小心。

“我现在只是一个魂魄,必须要靠你才能重生,陈深现在在帮助我们,所以你以后做每一件事都要让我或者陈深知道,仔细考虑后果之后才能行动。碧城,从今以后你无论做任何事,都会与我挂钩,一旦做错,不仅我会失去复活的机会,而且你也会很危险,记住了吗?”

“……”徐碧城努力判断着唐山海脸的位置,然后看向他说:“对不起,山海,我总是犯错,以后一定不会了,我保证!”

把自己透明的右手从徐碧城腰间撤离,唐山海把它按在徐碧城小巧红润的嘴唇上说:“不要道歉,碧城,你要成长,要适应,我们一起努力。”

然后,唐山海弯起嘴角,在虚空中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

仿若可以看见一般,徐碧城仰起头来,凑近唐山海的脸颊,落下一个充满了爱意和思念的吻。

感受着这一份来之不易的甜蜜,唐山海此刻心中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幸福。

第二十八章

如果说徐碧城的喜悦是溢于言表的,那么唐山海的喜悦就像是窖藏已久的美酒一样,让人感觉那么的醇厚与甘甜。

是的,唐山海一向是醇厚与甘甜的,不仅仅是他的爱情,他所有的一切都如同上好的美酒一般让人回味。

徐碧城也许是非常幸运的那一类人,她虽然笨拙,却得到了这世间最美好的呵护和最优秀的男人。

片刻的幸福时光之后,唐山海搂紧徐碧城在他的耳边说:“碧城,我们不能再耽搁了!陈深现在已经去应付毕忠良,这次的事件比较麻烦,估计毕忠良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要怎么办?山海。”徐碧城习惯性的出口。

唐山海很想直接告诉她答案,但是现在不能,他的碧城必须‘长大’。

所以唐山海说:“碧城,我现在只是一个魂魄,活着时候的很多记忆都已经失去了,要等到重生才能找回来。所以,我没有办法给你什么建议。”

“目前的我想要重生,必须依靠碧城你的智慧,你想想看,我们现在能有什么地方可去呢?”唐山海故意抛出问题。

“这个……”徐碧城的声音听上去明显底气不足,但她还是咬着手指努力思考着。

几分钟之后,徐碧城小心翼翼的开口了:“山海,你看是不是能找皮蛋想想办法呢?”

“怎么说?”

“我在想,皮蛋和陈深是关系最好的兄弟,他以前帮陈深办过很多事情的。现在……陈深不是在毕忠良那里,脱不开身吗?”

“是啊!难道你想让我们去找皮蛋吗?可是我这个样子皮蛋会相信吗?”唐山海一步一步地诱导徐碧城。

“嗯…山海你是魂魄,我看不见你应该就代表毕忠良的手下也看不见你。所以我不用和皮蛋提起你的事,只要对皮蛋说…自己在行动处闯了祸,是陈深让我去找他的,这样,皮蛋就会保护我,把我隐藏起来,然后他会去找陈深了解情况,到时候有他和陈深两个人的保护,我们就会安全。”

徐碧城还是没有把主体放在自己身上,她的答案依然是不满意的。

于是,唐山海又问:“碧城,你知道吗?一个再老练的特工,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决的。你这一次差一点就杀了毕忠良。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蒙混过去的,毕忠良清醒之后,一定会全城搜捕你,到时如果出一点差错的话。可能皮蛋和陈深就要陪你一起没命,你想过这一点没有?”

唐山海的话让徐碧城瞬间显露出害怕的表情,但是唐山海闭上眼睛没有去看,他现在不能心软。

“碧城,你需要自己想想办法,怎么更好地保护自己,又不会连累其他的人。”

“可是我……”

“没有可是!碧城,你也是一个特工,一个生活在生死边缘的特工,所以你必须学会依靠自己,明白吗?”

低下头,徐碧城心中的惭愧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她知道唐山海是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完全依赖于别人的保护,总有一天会害了保护自己的人,眼前的唐山海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徐碧城不希望这样的例子再有第二个,唐山海已经让她痛不欲生了。

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徐碧城眼中有着不一样的坚定和信念。

思维在一向冲动的女人大脑中转动起来,她努力地拼命地寻找着可能想到的所有有用的办法。

第二十九章

唐山海和徐碧城不能耽搁太长的时间,徐碧城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自认为不会出错的方法。

但是,她并没有足够的自信,所以看着唐山海欲言又止。

“说吧!碧城,你想要怎么办呢?”唐山海尽量让自己耐心一点,这并不困难,对于徐碧城他总是有足够的耐心。

“山海,现在…大概行动处的人已经开始布控了,我觉得刘二宝虽然不如毕忠良,但是这些事情他还是不会忽略的。”

“非常对!”唐山海鼓励她。

得到肯定,徐碧城似乎有了一点自信,语速也加快了。

他指着自己身上歪歪斜斜的旗袍和蓬头垢面的样子说:“要不我装扮成小乞丐的模样,皮蛋那里吸大烟的人不是一向很多吗?我就混在人堆里,假装向他乞讨,想办法让他认出我。”

“然后暂时先在他那里躲起来,嗯,之后我保证再也也不闯祸。什么都不做,等你和陈深的消息。”

“我可以一直在皮蛋那里扮演一个小乞丐,皮蛋一直都很乐善好施,他那里乞讨的人也多,我就天天混在人堆里,给他干点散活掩人耳目,山海你觉得怎么样?”

“办法是可行,也不容易被发现,就是要委屈你了!”唐山海有点心疼自己的爱人,其实他可以有更好的办法的。

但是一想起李小男的忠告,唐山海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见唐山海没有异议,徐碧城有点小小的得意,唐山海的意见从没有像此时这样,让她如此地重视。

示意唐山海放开手,徐碧城蹲下身体,抓起地上的一把泥灰就往脸上抹,只要能帮助山海复活,她可不会在乎脏点累点。

看着漂亮的爱人,生生给自己抹了一个灰不溜秋的大花脸。唐山海有些忍俊不禁。

他伸出手扶起徐碧城,帮她脸上的‘妆容’稍稍弄得逼真一些,掩盖住一些明显的容易让人认出来的特征。

然后,徐碧晨的动作让唐山海倍感惊讶,赶紧制止住她。

“你干什么?!”

“脱衣服啊!”徐碧城很无辜地看向唐山海,继续说:“哪有乞丐会穿这么好的旗袍的,你放心,我这里面不是还有衣服么?”

“山海,能不能拜托你帮我找一件乞丐穿过的破烂衣服来!你放心去找衣服,我会躲得好好的,不让人发现我。”徐碧城保证。

她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向老师做出承诺的学生一样。

唐山海想,以前在军校的时候,她是不是也这样和陈深说话呢?

甩了甩头,唐山海赶紧照徐碧城的话去做。

不消一分钟,一件破烂的乞丐衣服就拿到了徐碧晨的面前。

这已经是唐山海挑的最干净的一件了,他可不想让自己的爱人多遭罪。

徐碧晨使劲忍下恶心的感觉,把衣服套到身上,并用破烂的布头遮住抹满泥灰的头发和脸部。

然后,徐碧城不放心地说了一句:“山海,不要再离开我身边了!”

“我在!你放心,我以后绝不会再离开你!!”

你到承诺的徐碧城安下心来,东张西望之后,挪到了小巷外的一个街角里,一边假装乞讨,一边向皮蛋所在的福寿烟馆方向而去。

第三十章

陈深那边到医院去探听毕忠良的虚实,我们这里不做交代,我们继续来看唐山海和徐碧城这边的情况。

得到了唐山海鼓励的徐碧城,专心专一地开始扮演起一个落魄的小乞丐来,他一边装得可怜兮兮向路边擦身而过的行人开口乞讨,一边偷偷观察着是否有人在刻意盯梢她,小心翼翼一点一点地向他们的目标慢慢前进。

可她还是免不了要回头张望唐山海,可能是因为失去之后太过于紧张唐山海是否在他身边了,所以心中一直安定不下来。

发现了徐碧城这个可能暴露的破绽,唐山海立刻明白他为什么要怎么做,为了让徐碧城安心,在虚空中的唐山海用手轻轻抚摸上爱人的肩膀,说: “不要回头寻找我,碧城,你放心我不会再离开了,我的手会一直搭在你的肩膀上,所以安心完成自己的任务,不要分心。”

听到了唐山海的话语,在感受到他碰触的温暖,徐碧城安心了不少,为了让唐山海认可自己,她更加卖力于自己并不怎么在行的伪装演出,不过她这次确实干得不错,因为唐山海之后完全没有出声再提醒过他什么。

等两个人接近福寿烟馆门前大街的时候,却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状况,一辆重型卡车向徐碧城的方向直冲过来,而且,唐山海眼疾手快地发现,重型卡车里面并没有驾驶员。

唐山海立刻意识到这是为什么,一定是想要得到珍贵的凡间魂得恶灵在作怪,唐山海知道,他上一次在徐碧城小屋里与恶灵正面冲突之后,他们就盯上自己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经成为了冥界初级驱魔魂,恶灵们居然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动手。

令唐山海更没有想到的是,他想错了,不是恶灵敢直接动手,而是有人利用恶灵之名采取了行动。而这个人就是被唐山海差一点一脚踩死的苏三省。

事实上,苏三省确实已经死了,他被唐山海一脚踩到地上的时候,断裂的肋骨臭脚插进心脏,当场就一命呜呼。

可是,当时行动处办公室内因为凡间魂的气息太过于明显,招来了一个十分强大的恶灵,他侵佔了苏三省刚刚死去的身体,成功让他复活。

也就是说,此时的书生气并非是过去的苏三省了,他将比过去更加残忍冷酷,而且未来,将给唐山海造成更多的麻烦。

恶灵侵佔了苏三省的身体之后,假装昏迷,等行动处的小喽啰把他抬到汽车上之后,一关紧车门,恶灵就显现出了他本来的面目,将车子里的人魂魄全部吸收干净之后,把车子连同尸体一起扔在街边, 然后一个人扬长而去。

他虽然现在魂魄已经使恶灵,但是并不能完全消除苏三省本来的记忆。所以说现在的苏三省是带着报仇和抢夺强大魂魄的目的来袭击唐山海和徐碧城的。

它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徐碧城背后守护的唐山,当看到唐山海幸福表情的时候,苏三省内心的仇恨达到了顶点,他分离出邪恶的魂魄,隔着虚空操纵卡车想要先撞死徐碧城,毁掉唐山海的幸福再说。

这边唐山海怎么可能看着卡车就这样夺走来之不易的幸福呢,这是双方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唐山海一把抱住徐碧城的身体两个人一起滚到地上,然后,唐山海居然带着徐碧城向卡车的车轮底下滚过去,算准时间和距离,两个人险险地从大卡车前轮之间的空隙中滚进车底,然后从后轮侧面翻滚出来,为了保护徐碧城不受到任何伤害,唐山海几乎是用自己魂魄的身体挡住了一切来自卡车底部的刮擦和接触。

目前作为冥界驱魔魂的唐山海,这一点伤害还是对付不了他的。苏三省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放出卡车的目的就是为了杀徐碧城,他没想到唐山海的反应这么快,卡车冲进路边的商铺里面造成了商铺老板和伙计的死亡,很快,就有人前来处理这桩事件了。

为了,不给自己造成太大的麻烦,也为了可以扮作苏三省的模样继续留在行动处里伺机行动,恶灵没有继续第二波攻击,很快就撤离了现场。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唐山海, 微玄幻, 爱情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