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张显宗推理小说系列第一部八章(5-8章)

2017-11-16 08:56 作者:小韵和小云 人气: 评论(0

第五章

等岳绮罗得到家里发生火灾消息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一点了。

他们今天玩的实在是太晚了,岳绮罗甚至忘记了给妈妈打一个电话。

同学的车载着她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华亿小区,坐在车里的岳绮罗心急如焚。

她的手指、嘴唇、心脏、双腿,没有一处不在剧烈颤抖。眼泪从漂亮眼眸里不停滴落,甚至打湿了胸前的长发。

年长的导师和一个女同学分别坐在她的两侧,尽可能安慰岳绮罗。

导师的声音沉稳而又温暖,身边好朋友的声音也充满了浓浓的关怀。

但是现在,岳绮罗什么也听不进去。

她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妈妈!千万不可以有事!千万不可以有事!!等着我回来!!’

她双手合拢在胸前,不停祈祷,心脏颤抖的几乎要停止跳动。脸也惨白得几乎没有血色。

事实上,他的导师已经接到了关于火灾情况的电话,心里很明白,岳绮罗的母亲可能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但是这让他怎么跟眼前的小姑娘讲呢?这个小姑娘是那么的优秀,懂事。而且早已没有了父亲。

如果告诉她真相,就太残忍了!导师犹豫了很久,始终开不了这个口。

车子很快回到了岳绮罗的家门口,她一下车,就疯了一样的向199栋楼房扑过去。

冲天的火焰在岳绮罗眼眸里幻化成了红色的魔鬼,但她还是没有绝望。

岳绮罗的心里抱着一丝侥幸:是不是妈妈已经逃出来了,就在人群中等着她呢?

扑到警戒线前面,岳绮罗一双眼睛在人群里四处搜索,寻找着母亲的身影。

她的导师和两个同学紧跟在身后,生怕她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嘈杂纷乱的人群既给了岳绮罗希望,也给了她失望。

希望是因为人群太乱,根本辨不清谁是谁;而失望是因为寻找了许久,也没有看到妈妈的身影。

岳绮罗继续在人群里疯狂地搜索。她的身体沿着警戒线跌跌撞撞移动。嘴里大声呼唤着她的母亲,完全已经失去控制。

身后的导师和两个同学,只能一边帮扶着她,一边同她一起呼喊。

带着炙热的晚风吹拂起岳绮罗乌黑发亮的秀发。将它们全部掀到半空之中。远远看去,亦如火焰般肆意浓烈。

突然——

岳绮罗一脚踩空,整个人直直向前扑倒下去,身后人来不及反应,眼看就要重重摔倒在地。

一双大手及时伸过来托起了岳绮罗娇小的身躯,岳绮罗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直接抱紧了这双大手的主人。

她感受到一阵阵的温暖,从面前的身躯里面传递过来,一下子心里平静了许多。

闭上眼睛,岳绮罗像小兽一样蜷进这温暖的怀抱,直到情绪稍稍平静,这才抬起头来确认怀抱的主人。

映入眼眸的是一张布满污垢,汗水,精疲力竭的男人的脸,甚至上面还带有鲜血和伤痕。

岳绮罗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带着哭腔、颤抖,声音哽咽在喉头,想询问却根本没有办法问得出口。

抱着岳绮罗的正是消防大队副队长张显宗,由于他已经进出火场太多次了,必须要休息。

所以现场领导强行让他留在场外,由别的战友代替他继续突击救人。

从岳绮罗一到火灾现场,敏锐的张显宗就发现了她。

这个小姑娘疯了一样地四处寻找,嘴里大声呼唤着“妈妈!”,很明显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

所以张显宗想帮她一把,不顾疲累挪到了岳绮罗的身边,正好接住即将摔倒的小姑娘。

张显宗大声问她:“你母亲是几楼的住户?!”

岳绮罗已经哭得没有办法回答了,她身后的导师只好替她回答。

“她的母亲住在三楼二号室。”

“什么?!”张显宗一下子愣住了。

他最后一次进入火灾现场,就是去的三楼。

张显宗可以确定,三楼二号室里除了一具女尸,什么人都没有了。

但是张显宗不确定那具女尸是不是眼前这个小姑娘的母亲。

所以他又大声问:“他们家除了母女两个人,还有其他人住吗?”

“没有了!她父亲早逝!家里只剩下妈妈一个人!”

“!!”

一瞬间,张显宗的眼眸里,带上了浓浓的悲伤之色。

看来,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希望是要落空了。

张显宗的心狠狠地揪在一起,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就觉自己似乎比当事人更加疼痛。

冲天的火焰还在继续疯狂燃烧,两个命运息息相关的人因此聚首到了一起。

他们谁也没有料到,正是因为这场火,将他们的未来紧紧绑在了一起。

一切,都将因为这场火焰而重新揭开新的序幕。

第六章

没有办法直接和岳绮罗沟通,张显宗只能把她交给边上她的同学,让后把导师叫到一边,详细告知了岳绮罗母亲现在的情况。

听完张显宗的叙事,接近退休年龄的男导师长叹一声,眼泪止不住滑落。

他对张显宗说:“你让我怎么跟这孩子说呢,她很小就没有了父亲,自己体质又弱,完全是依赖着母亲生活,我怕,知道真相之后,她会崩溃甚至会轻生!”

导师说的不无道理,岳绮罗现在的状况确实是这样的,导师也很难开口。

张显宗沉默了,他在考虑怎样做对这个小姑娘才是最好了。

就在现场众人焦头烂额的时候,在远离火灾地的某一个街角,一个衣着时尚,身材苗条,但是脸部极其丑陋的女人蹲在那里。

从她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到远处张扬的火魔,双手捂着厚厚的没有办法合拢的嘴唇,女人在默默哭泣。

为自己的命运哭泣,为自己的冲动后怕。

她也没有想到,这场火居然会烧得那么旺,不知道要波及多少人的性命。

此刻,女人才意识到冲动是多么的可怕,但是已经晚了。

她不敢回家,不敢看见任何人,仿佛所有人见到她都会把她同火灾联系到一起一样。

把身体紧紧缩进没人看见的角落,女人比刚才的岳绮罗抖得更加厉害。

“我到底干了什么?!”

回想起今天下午的一幕,女人心里居然隐隐又出现了一丝愤怒。

那个英俊的男人在街上对她微笑,扶起跌倒的她,还把她带回家。

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对待过丑陋的她,这个男人是第一个。所以女人不管不顾地以为他一定是看上了自己苗条丰满的身材而忽略了自己的丑陋容貌。

当一个得不到爱的人偶尔遇到一点关心的时候,往往会立刻把好心错认为是爱或者喜欢,因为极度缺乏的东西就会极度渴望。

女人是多么渴望有人爱自己啊,就算是一点点喜欢也可以。

但是,随男人来到他家楼下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从楼上像只欢乐的小云雀一样跑下来的美丽少女。

而面前男人看向少女的眼神是那么迷恋,那么情意绵绵……

想到这里,女人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膝盖之中,哭声渐渐放大。

刚有一点希望就马上绝望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女人心里想。

‘我的心意难道真的没有一个人在意吗?’

到了男人的家门口,女人鼓足勇气向那个男人表白,这是她第一次表白,也是她最后一次表白心意。

她是多么希望可以听到男人温柔的话语,但是,年轻的男人皱了皱眉头之后,却说出了残酷的话:

“不好意思,如果我让你误会了的话,我非常抱歉,我只是单纯的想帮你一下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然后男人的态度便明显疏远了。

女人不想放弃,她跨进男人的家门,继续争取,她想:一个可以帮助他的好心人,也一定会包容她的缺点的,只要自己足够心诚,或许男人会看到自己的优点,心软也说不一定。

但是,她错了,没有一个正常男人会接受如此丑陋的女朋友,所以,男人的态度变得越来越不耐烦。

最后更是直接下了逐客令,估计这个男人已经后悔带女人回来了。

他的态度让女人最后的一丝理智瞬间崩溃。

之后她到底做了什么,自己也不记得了,她只觉得脑子一片混沌,血气上涌。

等女人终于从男人家走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躺在了自家客厅的地板上,而一根点燃的火柴就丢在他旁边乳白色的沙发垫子上面……

第七章

一直到2016年2月18日早晨,火灾情况才得到有效的控制,此刻,华亿小区199栋整个楼层都已经焚烧殆尽,没有逃出或者被救出来的人完全失去了生还的希望。

现场的哭声震天,远远盖过了嘈杂的声音,张显宗送走邱绮罗和她的导师同学之后,又坚持参与了一段时间的场外救援,现在,他被队友强迫休息,正坐在一棵大树下喘息着。

张显宗根本不想停下休息,因为忙碌紧张甚至是搏命可以让他暂时忘却心中如深渊一般的黑洞。

耳边的声音逼得张显宗想要用石头把耳朵堵起来,张显宗真的有这样的冲动,特别是今天,他更加地难以控制。

为什么?如此凄惨的事情要发生在自己眼前,就像许多年前母亲的逝去一样。

张显宗的母亲,一个一生操劳无依无靠的苦命女人,一个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的伟大母亲。

她不是生病而死,也不是自然死亡,更不是死于火灾,而是被人残忍地杀害的,就为了抢劫区区几百块钱。

张显宗小时候家里很穷,全靠母亲不停打工供他上学和生活,所以他的母亲对于钱看得如生命般重要,不是贪财,而是需要维持一个家。

张显宗把这一切都记在心中,拼命学习来回报母亲的爱,他希望,有一天能靠他的努力让母亲过上不再心疼钱的好日子。

可是,那一天,所有的幸福都终结了,妈妈就躺在眼前,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用一双不会再转动的眼眸看着年仅16岁的张显宗。

“显宗,好好活下去,记得妈妈爱你。”这不是母亲的最后一句话,因为真正的最后一句话让张显宗这辈子都觉得自己是个不可饶恕的罪人。

母亲颤抖的手指着插在胸口的菜刀说:“显宗,把他拔出来。”

虽然还是少年,但是张显宗很明白拔出菜刀意味着什么,他坐在地上,缓慢但是坚定地摇头,再摇头,不停地摇头……

“显宗,我为你买了保险。”妈妈已经不能说太多的话了,她的嘴里不停冒出鲜血,但是她还是努力说着:“那些钱足够你完成学业,快一点……我总是活不成了,我……不想拖累你……”

没有反应,也没有回答,只是不停地摇头,最后,当户外警笛声想起的时候,妈妈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突然双手抓住菜刀的手柄用力将它猛地捅进了心脏更深处。

她没有力气拔刀,只好捅得更深,结果是一样的。

等警察来的时候,母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但是眼眸始终没有离开张显宗的脸庞,饱含着深情。

自此以后,在张显宗心里,就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每当看到事故现场血肉模糊的或者焦糊的尸体和伤者,张显宗都止不住地恐惧,一种被伤害被剜心一样的恐惧。

只有足够的忙碌,才能让他暂时忘记。

双手捧着头颅,张显宗使劲回避着满心满眼满耳的恐怖感觉,但却毫无用处,绝望和无助在他心中膨胀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显宗,你还好吧。”局长的声音传来,瞬间唤醒沉浸在回忆中的张显宗。

第八章

听见局长的声音,张显宗抬起头来,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疲惫之色,显得非常颓废。

“局长,火灾怎么样了?扑灭了吗?”他问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而且眼神里茫然空洞。

明明现场就在眼前,他却还在问现场怎么样了,局长发现张显宗的视线根本就没有焦点。

“护士!护士!”局长觉得不对劲,急得满头大汗,拉直了喉咙喊护士过来帮忙。

几个在附近救护车边上的护士赶紧跑过来,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好像不太对劲,你们赶紧帮他检查一下,要不去医院吧!”

局长见张显宗依然呆愣愣地,不管不顾的非要护士赶紧送他去医院。

两个护士试着去扶坐在地上的张显宗,这个时候迷茫的张显宗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回忆里的恐怖和母亲死亡时的眼神让他太过于专注了,以至于被唤回了意识表情却依然停留在记忆之中。

“局长,我没事……”沙哑疲惫的声音响起,还是可以听的出来那是正常的张显宗的声音。

但是局长去更加不依不挠了。

“听我的!你今天必须去,你已经进了几次火场身上的伤也不少了,医药费局里给报销,你给我立刻到医院去检查!”

见局长都下达了死命令,护士们也就放开的手脚,在两个护士和局长本来半推的行动之下,张显宗不得不坐上了救护车,很不情愿地随着伤员一起往医院的方向而去。

在救护车里他躺靠在烧伤病人的边上,心里依然是思绪万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严重的事故,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为之?

死了这么多人,还有这许许多多的伤员。整栋楼房估计没有受伤和轻微烫伤的人,还不足总数的1/3。这太过分了。

就算是有一个纵火犯,他一个人能抵的过这么多条性命吗?他一个人能够抚平这么多家庭的伤痛吗?

依然把头埋进手臂之间,这是张显宗,逃避现实的最好的办法。

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烦躁和无助,在他的心里无限扩大,张显宗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与其这样,还不如留在火灾现场继续救人来的轻松。就算为了救人死了,不还有个英雄之名吗?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伤员还是病人,还是没用的消防队员?

太过于苛责自己的心情,让张显宗越来越不好过。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蜜糖一样,甜入心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刚才谢谢你帮了我,妈妈已经死了,老师同学也走了,你能让我靠一会儿嘛?因为我的牙很疼!”

条件反射似的,张显宗应了一句:“好!”

立刻,一个柔软的身躯进入了他的怀抱,被墨色长发覆盖的小巧头颅轻轻在他颈间磨蹭。

痒痒地,却莫名其妙的让张显宗瞬间好过了不少。

第九章

岳绮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刚刚认识的人感觉如此亲近,老师和同学都走了,她无法抑制的想要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如同母亲的怀抱一样。

越是平时看似不在意的东西,失去的时候就越是伤痛,尤其是那个全世界最爱你的人——妈妈。

开口求助也是在无意识之中的行为,本来自己一个人想要紧紧蜷缩起身体,抵御痛苦。但是突然之间,那高大的身影携带着足够温暖的气息靠近身边,布满了疼痛毫无抵抗之力的身体和思想,就好像找到了铠甲一样,拼命的想要去占据他。

羞耻和矜持,在这一刻仿佛仿佛被驱散的乌云,在岳绮罗脑中消失殆尽,一个简单的‘好’字让她立刻占据了宽厚的怀抱,紧紧相拥,刚刚抑制住的眼泪再一次决堤而出。

“不要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瞬间,张显宗感觉它好像不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一样。毫无起伏的平白直叙,这样的安慰谁都会。

本来可以继续说下去的,但是脑子里打了个岔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张显宗只能像安抚小猫一样,安抚着岳绮罗弓起的脊背。

这时,有一个护士的声音在两人身边响起:“请问,您是她的亲人或者男友吗?”

护士问得非常直接,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张显宗抬起头来看向声音的方向,一个还算有些微胖,头发凌乱,脸上还带着污垢和血迹的中年护士正在盯着他看,眼神中透露着关切地神色。

由于坐得很近,她一只手扶着救护车内部的金属栏杆,一只手放在岳绮罗微微耸动的肩膀上。

“其实我……”

张显宗刚要开口说出实话,却突然之间被岳绮罗带着哭腔的沉闷声音打断了,她并没有把头从张显宗怀里抬起来,轻声说:“他是我男朋友。”

“是吗?那就太好了,”护士好像松了一口气,完全不给张显宗反驳的机会,马上接口说下去:“我们正为这事发愁呢,这个小姑娘精神上受到重创,就算住院,也需要一个人好好照顾她帮她走出痛苦才行,但是我们问遍了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除了母亲之外,她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了。”

“她的老师,同学们呢?”张显宗问了一句,因为岳绮罗的事让他明显提起了精神,不像刚才那样颓废了。虽然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据说这栋楼上还住着她另一个同学,所以她的老师朋友们都帮忙去找人了,没有陪他上救护车。”护士说。

“哦,这样啊!”张显宗稍稍松开一点抱着岳绮罗的双手,说:“那我要怎么做呢?”

“你先要好好养伤,刚才看消防局长的脸色,都被你那样子吓得发白了。”边上一个年轻一点的护士插嘴说,她是刚才和消防局长一起把张显宗架上车的人之一。

她一开口,不仅吸引了对话两个人的视线,就连一直把脸埋在张显宗怀里的岳绮罗也抬头看向她。

年轻一点的护士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看不清脸部表情,因为她正低着头在照顾一名躺在担架上的病人。

一般工作,年轻护士一边说:“从火灾现场救出了那么多人,你自己现在身上的皮外伤都数不胜数,要照顾女朋友,也要自己先养好伤才行的。”​​​​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张显宗, 推理小说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15-2017 www.qheq.net 舍兔文学网 版权所有